2018年12月4日14:30,云南大学文学院文典讲坛第三十七期学术讲座在南学楼302教室举行,此次讲坛邀请到了著名学者杨福泉教授来我校作题为“我的治学经历”的讲座。

主讲人简介:杨福泉,纳西族,丽江大研镇人,1978-1982年在云南大学中文系读书,2001年在云南大学获历史学博士学位。曾在美国加州戴维斯分校从事博士后研究。从2001年11月至2015年11月任云南社会科学院副院长,从2006年起聘为云南大学民族学博士导师。已在国内外出版34部专著,发表250多篇论文。

杨老师从他走过的学术经历开始谈起,高中毕业后杨老师当了两年知青,又在丽江总站工作了两年,高考制度恢复后,杨老师以丽江地区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云南大学中文系,杨老师说他的个人成长和国家的发展密切相关。杨老师爱好文学,从未中断过文学创作,上大学之后,眼界逐渐变宽,也有了新的感悟,对民族学、宗教学、纳西学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还经常向云南大学纳西族著名历史学家方国瑜、纳西学家和志武先生求教,学习纳西族东巴象形文字、纳西族历史、纳西拼音文字、国际音标等,这些都为杨老师后来的研究打下深厚的基础。杨老师的国际学术交流起步较早,早在1980年就协助德国学者雅纳特教授研究纳西语和纳西语当代文本,促成杨老师到德国进行纳西学研究。在这之后,杨老师多次到瑞士、瑞典、法国、英国、意大利等国进行学术交流与合作,作为一名云南学者走出国门和各国各方面人士进行学术交流,通过面对面的直接沟通,让他们深入了解中国多元一体的文明,了解云南这个非常独特的区域民族文化的多元性特征。同时这些交流也让杨老师的视野更加开阔,涉猎面更广,扩大了他的知识面,他所掌握的知识与现实社会不断碰撞,也逼着他不断努力学习。

杨老师还谈到了他治学的几点体会,第一、微观实证,小题大做。他认为如果没有细致入微的微观研究的调查积累,就建构不起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的大厦,容易流于空疏浮泛。从微观进入宏观的思考,必须要广泛涉猎理论知识和相关学科的知识。小题大做的微观研究积累得越多,自己对研究对象的洞察也会更为细致入微,而且做宏观研究也就会更有底气和得心应手。在做微观实证的研究时,对本学科和本专题密切相关的宏观理论,必须认真钻研和理解透彻。

第二、做自己熟悉乃至自己所属的民族,一定要保持客观性和理性。要广采博纳,了解他者的研究眼光和视角,他者的理论观点,既要能充分自己熟悉该族语言文化等优势深入进去深钻细研,又要能跳得出来做鸟瞰和旁观者清的审视,这样才会有理性客观的研究结果。

第三、读书既要广读博览,但更要精研细读。人一生都要不倦地读书以充实自己,但在读博士和硕士期间,一定要围绕自己的研究主题精读国内外的相关的重要文章和著作,还应多多涉猎国外的研究成果。

第四,多做细致的田野调查,最好能够掌握国际音标记音的技能,以求准确理解和解读受采访人的原意。如有条件,最好也学习一点调查对象的语言。杨老师在做田野调查时,对采访者习惯用录音和记录相结合的方式,之后再认真琢磨思考。

第五,灵活的调研方法,不墨守成规。一些调研方法在某些场合非常适用,但是也不能死板地全部照搬,要灵活运用,可以根据对象的喜好来抉择,还应根据调研的场合审时度势察言观色来调整。

第六、调研之前要提前收集相关资料,认真做好调查提纲。明白应该调查了解什么,怎么提问题,怎么从对话中发现新问题等。每天调研回来应及时整理,并发现新问题,对第二天应该调研的问题进行深入讨论,调研中的及时整理和讨论是非常必要的。

第七,要培养很快和调查对象拉近距离,打成一片的能力。对于一个要经常进行社会调查的学者而言,一定要让调查对象感觉你这个人好相处,没有架子,在调研过程中不能过分拘谨和刻板。

最后,杨老师强调文学院的学生无论以后做什么工作,无论是做文学研究、或是做其他的研究,或是从事其他各种各样的工作,文学永远可以做为自己生命行程的精神伴侣。有文学相伴,人生会有更多精神世界的快乐和温馨。

董秀团教授对本期学术讲座进行总结,她说杨老师的学术历程给了大家很多启示,杨老师从文学出发,走向更广阔的学术视野,借助多学科进行研究,并且不忘文学初衷,一直在进行散文和诗歌的写作,在生动的笔调中发人深省。在研究中也体现了杨老师的人文关怀,和对普世性价值的珍视和关注。杨老师的国际交流经历和学术对话非常突出,不仅将云南的文化推广到国外,而且也在学科学术话语的构建中贡献了本土知识的价值。杨老师在学术研究过程中非常注重理论和实践的结合,做学术研究的同时注重传承传统文化和技艺,没有忘却自己的人文关怀。

杨老师耐心解答了同学们的疑问,现场气氛和谐欢快,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,此次讲座圆满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学院和丹清 习建勋 供稿